秦玫那天死了

秦玫是在一场车祸中死掉的,车祸的具体经过我们已经不再关心,我们只知道秦玫就这么死了,死得很惨,尸体散落一地。亲朋好友们聚集在二环沿线排队捡拾秦玫破碎的尸块,经过三天的努力终于把二环路清理干净,保洁阿姨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肉这么多的。

我和晨鸣号用铁丝好歹把肉块拼凑成了人形,后来发现和生前还是很像的,我俩也突感成就感。只是少了一节右脚脚趾,是之前被田垄平捡走的,我们商量了一下,晨鸣号决定还是不追究了。但是缺少一节脚趾的尸体总是不太像话,于是我顺手摘了一根羽毛插在那只断指上。我们都知道一根羽毛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既不能让这个编制起来的身体好看些,也不会有什么实际的用途。不要说她还是飞不起来,甚至羽毛都无法支撑她多脂的身体。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以后她主要也是躺着的了。

葬礼的气氛很不愉快,大家都愁眉苦脸的。在这样的情形下,我递给晨鸣号一个糖耳朵说我们放些烟花吧,好看,跟这尸体也配,都是散了花儿的,美!晨鸣号从头发里摸了一把说我这儿都带着呢。接着我们放了二踢脚、窜天猴儿、连珠炮什么的…亲朋好友们把悲伤都甩到了天上。我觉得秦玫好像踩着那半截羽毛也飞到了天上,变成一只火鸟追赶窜天猴儿。我正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突然有人喊”救火!“,原来是秦玫的棺材被二踢脚崩着了。大夥全都急坏了,赶紧救火,把身边能用上的都用上了。小卡赶忙站在棺材旁吐口水,章一韬也马上爬在棺材板儿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吐出口中的啤酒。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火太大了,以至于用多少口水和啤酒都是灭不掉的,这点我们在最后达成了共识。

最后还是晨鸣号有魄力,在众人中喊了句”你们瞎鸡巴搞什么,吃饭去,走!”,女拖拉机手听到说“我知道有个地方蘑菇特别好吃”

朋友们都放下手中的东西,手来着手走出了殡仪馆,我知道秦玫就在我们身后,微笑着向我们挥了挥手,连最后一节羽毛也跟着窜天猴儿一块儿灰飞烟灭了。后来我们在鼓楼吃了肉串儿,板筋和大腰子,还喝了很多的啤酒,心里美得像花儿一样,深深地感受到祖国的伟大、社会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