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六的傍晚我和爸爸一起打着手枪飞向了火星

盒子

演员表

男A

年轻人

老头

(空白的舞台,舞台右下方一个车站站牌,舞台的后方背景有一些白色和黑色相框镶嵌的照片,一个三脚架斜放在地上。年轻人和男A从右边的后台进入,穿过舞台走到左边车站。年轻人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相机。)


年轻人:我们到了。

男A:是啊,我们到了。

年轻人:那以后见?

男A:好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

(边说边看车来的方向。)

年轻人:就像以前一样。

男A:(点点头,继续看车有没有来。突然把头转向观众。)

呃……

年轻人:怎么了?

男A:呃……

年轻人:你忘了东西?

男A:呃……

年轻人:车票丢了?

男A:不是

年轻人:那你怎么了?

男A:盒子,我忘了我的盒子!

(说着跑下台)

年轻人:你的什么?

(男A回到台上,手里抱着一个大纸盒子。)

男A:我没错过车吧?

年轻人:你刚才最多离开了十秒钟。那个盒子……

男A:很好,那我们再见?

年轻人:好的,再见……

(年轻人很明显对盒子里的东西很好奇。年轻人伸长脖子去看那个盒子,这时候男A把盒子移开。这个动作在接下去变得越来越夸张。)

男A:早上好

年轻人:早上好

男A:天气不错啊?

年轻人:是啊……

男A:祝你今天顺利

年轻人:啊,谢谢,你也是……

男A:(停顿一下)还有其它事?

年轻人:哦,不,没有,我只是……

男A:你不是马上要走吗?

年轻人,啊,对……马上──

男A:好像工作室早上给你打电话让你过去?

年轻人:是的,但是──

男A:是的?

年轻人:我只是在想……(停顿,清了一下喉咙)在想你那个里装的是什么?

男A:你想知道我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年轻人:嗯,是的……如果你不介意告诉我……

男A:你想知道我这里装的是什么?

(男A动了动盒子,年轻人连忙点头)

还是这里面有什么,嗯?

(指着自己的脑袋,然后大笑)

年轻人:我是说这里是什么?

(指着纸盒子)

男A:你不觉得我的笑话很好笑吗?

年轻人:不,我想知道……

男A: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不是个笑话。

(突然严肃,眼睛睁大;然后突然大笑)

是一个东西!

年轻人:什么?

男A:(放慢语速)是同一个东西, 这儿

(指着盒子)

和这儿

(指这自己的脑袋)

年轻人:(停顿,看上去有些疑惑)我不太明白。(停顿)盒子里是什么?

男A:什么也没有

年轻人:什么也没有?

男A:(之前有些半开玩笑,现在变得非常严肃,甚至有些让人害怕)什么也没有!

年轻人:(停顿)为什么你要带着一个空盒子?

男A:恩,是这样,我有一个盒子

年轻人:是的

男A:并且他看上去像什么(在里面),是吧?

年轻人:是的……

男A:但是,事实上……

(把盒子上下颠倒)

什么也没有!!!

年轻人:那你带着它干什么?

男A:为了找点儿东西放进去。

年轻人:比如什么?没准儿我能给你点儿什么?

男A:我已经有这个盒子很长时间了,你不绝的如果这么容易我的盒子早已经满得装不下东西了吗?

年轻人:你在找什么?你想要我的相机吗?我可以把我的相机给你。

男A:这个相机有什么用?

年轻人:拜托!这可是尼康35毫米全自动对焦,自动闪光灯,还配备长镜头,超快速快门……

男A:我要个相机干什么?

年轻人:照相

男A:什么?照我的盒子吗?那我就有了两个需要填满的空盒子!

(男A继续等车,年轻人走向后台,搭起三脚架。老头上台。男A看到老头,有点儿恐慌地环顾四周,想找个地方把盒子藏起来。最后他把它“藏在”舞台中央,然后回到车站。老头站到男A旁边,等车)

男A:我有个盒子。

老头:什么?

男A:我有个盒子。

老头:我有点儿头疼。

男A:你听到我说的了吗?

老头:是的,而且我有点儿头疼。(停顿)盒子?(短暂停顿)让我看看。

男A:不行,那是我的全部,我唯一的盒子,我只有这么一个盒子。

老头:(环顾四周)好吧,那么是什么样的盒子?

男A:一个很大的盒子……很大。

老头:是……金属的?

男A:不是,是纸壳儿的,我的。

老头:(仍然环顾四周,慢慢有些烦了)你能拿给我看看吗?

男A:当然可以,是我的盒子。

老头:(长时间停顿)我也有点儿东西。

男A:真的?

老头:(嘲弄的口气)是的,比盒子好。

男A:比盒子好?

老头:是啊,在我口袋里。

(把手伸进口袋)

我拿它换你的盒子。

男A:换什么?

老头:换我口袋里的东西。

男A:我不知道你口袋里是什么。

老头:我会告诉你我口袋里装的是什么。

男A:你口袋里是什么?

老头:你盒子里是什么?

男A:我先问的你,你口袋里是什么?

老头:如果你不想换,我口袋里是什么都不重要。如果你想换我会告诉你的。

男A:不行,我得知道……你到底有什么。

老头:(讽刺的口气)不行,我有个好东西……那么

男A:(停顿)好吧。

老头:那么我们就成交?

男A:是的。

年轻人:(从后台跑过来)不行!

老头:什么?

年轻人:(对男A)还不能成交。

老头:听着年轻人,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们刚刚在这儿达成了一项交易。

年轻人:(对老头)很明显,你不用知道我是谁,老头儿!

老头:不管怎么样,我们刚刚达成了口头协议,并且我正准备实施。

年轻人:(对男A)我也有东西,你为什么不和我交换!

男A:我──

老头:太晚了,他已经同意和我交易。

年轻人:那是在他知道我的东西你的好之前。

男A:听着,我其实真的不在乎是什么东西──

老头:你已经和我达成协议,你现在想返回吗?你是个不守信用的人吗?

年轻人:你打算听这个小丑的话吗?我有更好的东西,你得跟我交换。

老头:闭上你的嘴,在我──

年轻人:在你什么?老头儿

男A:听着,我想──

年轻人:没人在乎你怎么想!

老头:你为什么不能闭上嘴听他说。

男A:(对年轻人)你看,我刚刚想换点儿什么,并且我已经同意──

年轻人:你只能和我交换,否则跟谁都别换。

老头:荒谬

年轻人:你再说一遍,老头,你再说一遍?!

男A:我不想惹麻烦──

年轻人:我宰了你老头,你过来,来──

男A:别这样──

老头:我们现在交易吧。你的盒子呢?

年轻人:去拿你的盒子。但是要和我交易。

(男A有些犹豫,然后走向盒子)

就是那边那个盒子?

(年轻人指着盒子,老头转头看盒子,年轻人在背后把老头打倒。年轻人看看四周,在打倒老头后明显有些焦虑不安。年轻人跑向刚刚拿起盒子的男A,抢过盒子把男A推开。)

是空的?妈的,一文不值!

(年轻人把盒子扔向男A,走向后台,拿起相机和三脚架,下台)

男A:(在后面向年轻人喊)等一下!(寂静)

(男A看着盒子)

(长停顿)空的。(停顿)一文不值。

(男A看看四周)

(停顿)孤独。(停顿)我恨孤独。

(男A走向老头,想叫醒他,失败。)

(停顿)什么也没有。(停顿)我恨什么也没有。

(男A扔下盒子。什么东西在盒子里摔碎了。男A在盒子前蹲下。灯光暗下,除了一道从上照下的红光,仅照亮盒子和男A的脸。男A低下头看看盒子里面,然后抬头看光源的方向,灯光变暗)

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