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清晨我们都需要一部后现代主义毛片

开始的日子非常休闲。在圣休斯可以任意走动,只是病人们似乎更乐意待在病房里。章一韬甚至将病友之家改成了酒吧,出售自己用收集的酒精棉球酿制的药酒。平时就抱着装满药酒的紫砂壶躺在沙发里看护士长年轻曼妙的身体,他重复着对我说这就是雅典娜。有个护士喜欢为病人们化妆,在病人的脸上图上厚厚的粉底。大部分病人因为不能行动而任由她的重口味游戏,但慢慢的也都习惯了。我为了躲避被化妆,只好整天四处游荡,正好也可以找找秦玫住在哪间病房。

很难知道这家医院有多少间病房,要找到秦玫就更难了。我不得不推开每间病房的房门,挨个儿察看,这也使我有机会了解住在圣休斯里各色各样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