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二儿

你身上迷人的牛奶味让人倾倒
走再远也嗅得到
为什么
一定是牛
而不是羊 马 驴
或者其它什么的 反正
不是人!

食草男!更年期!死胎!

食草男

日本电影里的
谎言 最真实
年轻少年的身体最美丽 粉嫩
有弹性

更年期

抽疯时的又一个借口
不好使 进去时
是黑天
出来时 仍然
很黑
比安全套更安全

死胎

站在身后
一起回家

结婚

冬天还没开始,秦玫的婚礼如预料中安静地完成,我在完全没有被告知的情况下游离于这次事件,这让所有人都错过了一场好戏,包括秦玫自己。虽然这次事件可以延续的时间是非常可疑的,但是还是要祝福他们,一切要看秦玫的耐力和她新搭档的耐心。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出现在现场,或者导演了其中一小部分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只要稍微想一想就已经让自己窃笑了,谁让都是些这么好的演员呢。故事的经过我是不敢写在这里的,但是一定是写了下来,写下来的事情就成了历史,成了档案,是记忆中无法抹掉的一部分(所以历史怎么能够让人相信,虽然人民相信历史不需要理由)。

结婚这个词再一次被重新定义,我一直以为结婚应该是个形容词,这次是个动词,但是语境依旧,结果注定依然。

2004年的冬天

下雪之后我们来到了实验室
在明晃晃的天气里
脸上布满了树杈的阴影
愉快地说话
最后春天和夏天就要来临
但二楼的长颈鹿不会变软
看玻璃的人背过身去
那些玻璃
也不会融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