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挠

今儿携小卡、女拖拉机手和走不动道小姐前往中国美术馆欣赏泰纳绘画作品。顺便给冯小姐买了泥巴和挖耳勺,着实花了我不少钱,还好我不是个吝啬的人。展览不错,作品很多很丰富很了不起。泰纳命里缺水画了无数的水塘和阳光,水和阳光都很耀眼,很有技巧,我很受教育,对于光线的控制又学了几招。画框很结实,有些估计也是古董。可惜这个老头不太擅长肖像,一个个面孔画得都像痴呆。走不动道小姐传着拖鞋中途消失6次,飘忽不定,游移在古董和面具间,然后在一个较好的画框前停住。末了走不动道小姐因为受不了一个台湾画家的不靠谱作品,以去祭坛约会为由提前离开。女拖拉机手带着小卡和我去吃了很多低胆固醇高热量的粮食,看了些书,说了很多不着边际的话题。在钱粮胡同的小咖啡馆里睡一小觉,梦见宫殿里的木马,光穿过镂空的宫廷窗户洒在它身上,还有只猴子驾着云朵做了个鬼脸,挂在墙角的电视机放着北京周边的旅游点儿介绍,黑龙潭、姑子庙什么的。
最后美梦被我的无组织无纪律口无遮拦打破,女拖拉机手抓了狂还骂了人,独自驾车西去。对于这种状况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只能自个儿回家找张我的照片扎小人儿去了。只可怜了小卡,无辜地站错了队伍,回家定少不了噩梦一场。(具体惨况且听下回分解)

总之,很健康很快活的一天!

另外,秦小姐、张小姐参加秦小姐哥哥的婚礼,我对别人的婚礼是不感兴趣,自然是不会参加,话说回来人家也没邀请我。不过对于婚礼上发生的事情我还是写写为妙,下次吧。

冯小姐

11月13日冯小姐生日,与小卡同学前往助兴。来了很多我不认识的人,这让我和小卡同学都很兴奋。虽然我到现在仍然没有记住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为他们倒上一杯05年的Absolute伏特加。唯一的遗憾是我见到海带炖烧鸡的机会比见到冯小姐男友的机会多上3.1415926倍。

哦,还有这是小卡同学唯一没有携旅行用具出门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