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向易喝咖啡

在机械境摩码塔的日子安静,让人放心。转身之间就可以触摸到上好的头颅,它们在保鲜纸下完整而且清晰,只是我的那颗已经略微有些发紫,即使是这样我也相当的满意了。窗台上的咚咚草也发育得很好,根荆都涌出泥土的芳香,我喜欢看着它漫漫伸展的枝叶将天空染成漂亮的蓝色。

塔下的人们依然快速地移动,无数的聚会和朋友让他们心安理得,愿上帝保佑他们,给他们闪亮的银子。
给我绿色的斗篷,给我!从高高的塔顶缓缓飘落,身体倒挂,双脚悬空,然后与每一个人面面相视。柔软的身体可以滑行得很远,永不坠落,希望如此。

即使在寒风里,向易的嘴吧也可以托起滚烫的咖啡杯而若无其事,可谁都知道那只是一张嘴,说是说不清楚的。那就把语言全部忘掉,想像那些奇妙的事情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