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的冬天

下雪之后我们来到了实验室
在明晃晃的天气里
脸上布满了树杈的阴影
愉快地说话
最后春天和夏天就要来临
但二楼的长颈鹿不会变软
看玻璃的人背过身去
那些玻璃
也不会融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