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尔摩冒险家》──一次孤独的冒险

每一场演出都是一次冒险,演员和观众都是其中的冒险家。《斯德哥尔摩冒险家》是香烟和啤酒的等价物,散发出一种野性的束缚,一种内部毒物,充满着毒液和内分泌吗啡。《斯德哥尔摩冒险家》是一场强度五级的概念暴风雨,吹过早已遭到破坏的现实。人们在毒品的作用下变成小丑、战士、骗子、妓女、思想者、悔恨者、受害者、同谋和寄生虫。记忆的血脉被野蛮地肢解,观众的神经在纯粹偶然性的浇灌下,缓慢地走向盲目的无意识。然而废话后的结论是“很精彩,看不懂!”

一次集体消化不良

首演后各家媒体的报道和评论几乎不约而同地集中在了“吃纸事件”上,对于剧情本身述之寥寥,我想也别装什么大尾巴狼了,其实就是“没看懂”!创作团队似乎打算把所有相关不相关的东西都塞进一个简单的故事里,在絮叨了一圈后,观众们看到的只是歇斯底里的神经质没完没了的在舞台上耍狠。唯一被震撼到的只是“这个演员是不是真疯了!”明显拼凑的剧情,缺乏考虑的即兴演出,彰显剧本的粗糙。演出的后半场甚至让人感觉就是为了凑够两个小时而临时安排的。类似“脱裤子”等挑衅观众的安排显然有些欠考虑,即显得有些低俗也侮辱了观众的智商,最重要的是对剧情毫无帮助,实在是没有必要。《斯》是一次为了实验而实验的冒险,只是让观众们集体消化不良了。

孤独的放荡者

也许是因为主演陈明昊的磁场太过强大,他在舞台上的表现力使得其他演员变得毫无光彩。一个并非独角戏的独角戏就这样在孤独中艰难地爬行了两个小时。“杜医生”似乎是整场戏中最失败的表演,虚假而且乏味。凭借陈明昊的舞台控制力,这样一个压场的角色也显得极为多余。如果换成一个神经质或更不靠谱些的主持人或许会好看许多。陈明昊大量的即兴表演也让其他人乏力招架。剧情和情绪被演员们的愣神装傻切割成一段段让人令人难以下咽的板筋。幸运的是陈大台柱化解危机的过程倒也十分过瘾。

在混乱的剧情和结构中腾云驾雾

很难想象这部戏中没有陈明昊会是什么样子,我想我一定坚持不了十分钟。陈胖子的表演比两年前《两只狗》的时候更加成熟,现在就连肚皮都会说话了。暴风骤雨似的表演风格让人大呼过瘾!他站在舞台上就像在施展古老的巫术,在观众的神经末梢上舞蹈,一次次地证明着自己就是当今中国最优秀的话剧演员。他是一个怪异的解剖师,在身体内,在神经系统内,在血液循环中,在冠状沟下,扫荡着你的神经,用自己的牙齿咬断你与现实相连的最后一根脐带,用指甲深深陷入脑垂体中,释放出快乐的分泌物,像病毒一样在观众席的阴影中传播。陈明昊在《斯》中的冒险创造了一个怪诞的境地,一个让人眩晕的梦境,也让我对《斯》的每一场演出都有所期待,期待看到他重新策划的下一次“邪恶”的计划。